阈值

我在你身边的目的是为了让你越来越好,而不是越来越糟

《红楼梦》里只记住了宝玉的一句话: 纵然举案齐眉到底意难平

你如星子坠入深海,我穿过生死来跟你告白

我是你路上最后的一个过客,最后的一个春天,最后的一场雪,最后的一次求生的战争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-------保尔•艾吕雅

请葬我以花,咏我以歌,送我以诗,赞我以爱。我的谢幕,请不要悲伤,不要流泪。我的血液顺流而下,借着晨光,流过大江南北。我的头发缠住青草,错开过去,长出新的生命。我的眼,望穿深山,透过云彩,高而俯瞰大地。我的耳,闻声于万里,贴着尘埃,听见岁月深处的叹息。所以,请不要为我悲伤、流泪。

不要在我的墓碑前哭泣,我不在那里,我没有长眠。我是凛冽的寒风,掠过诺森的雪原。我是温柔的春雨,滋润着西部荒野的麦田。我是清幽的黎明,弥漫在荆棘谷的林间。我是雄浑的鼓声,飞跃纳戈兰的云端。我是温暖的群星,点缀达纳苏斯的夜晚。我是高歌的飞鸟,留存于美好的人间。

"你不要再垫着脚喜欢他了 你们都一样 在你看不到的地方 他也拼命在抓他够不着的人" ​ ​​​

本来想把天上的星星都摘下来送给你的 想想还是算了 够得着星星  够不着你

怎么说 挺遗憾的
喜欢你像坐滑梯似的 一下就滑下去了
结束了 
我坐在最底层想了想还是觉得难以回去 至少懒得原路返回也懒得绕一圈重新开始  起身拍了拍一屁股灰尘 又晃晃悠悠笑着向人潮走去了

岁月也不算冗长 你我都善良

未经涉世 却偏想拉你进爱情这泥淖 这趟浑水我乐意趟 可到现在我灰头土脸的 你却洁的像株荷 是我错了 莲总是出淤泥而不染

是否选择孤独不存在对错,甚至对错本身的存在就有待商榷,即对也不一定就是对,错也不一定就是不对,隐藏在对错后面的东西真的能够衡量错综复杂、千姿百态的人生吗?未必吧!